钩沉118·

游戏台词收录

随便脑洞:

1.

我有从家乡带来的调味香粉,自己配的哦,可是以前在家里,大哥和婆婆总是有好多好多事,都不和我一块儿吃饭,这回终于可以请人尝尝了~ 

木:(由黑暗料理引出的大哥)

风:我都不知道这个不吃是吓的还是太忙。

2.

……其实,我离家是为了找我大哥,等找到了,就会回去,再也不出来了。

要是没找到,也得回去。

大哥叫风广陌,是个很厉害的人,会许多高深法术。

风:风晴雪后面提过巫咸也是“偶尔”离开幽都,可见幽闭地下所言确实。另外巫咸的法术博揽广收,可加血可防御可输出,堪称全能【这还是洗点之后,没洗点的时候能以一敌二暂时抗下雷严和欧阳少恭的双重攻击(虽然欧阳少恭分了一部分力量在夺取焚寂剑灵上)】


3.百里屠苏:……风、广、陌……

风晴雪:你认识他?!

百里屠苏:似乎……听过这个名字。

风晴雪:真的?!

风晴雪:大哥离家好多年都没有消息,你要是知道他的事,一定要告诉我!我们都很担心他,尤其是婆婆,每次想到都会掉眼泪……(看来婆婆是把风广陌当孙儿一样了)

百里屠苏:我帮不了你。

风晴雪:为什么?你不是认识我哥哥吗?

风晴雪:“风广陌”是我娘取的,婆婆说就是广莫风、北风的意思,很少有人会叫一样的名字吧?

百里屠苏:以前的事情,有些我不记得了,我不认识叫做风广陌的人。

风晴雪:……不记得?

风晴雪:……就是说,想不起来了?和自己在一起的人、说过的话,都想不起来……?

风晴雪:怎么会这样呢?……那种感觉,一定很难过吧……

百里屠苏:……不会。

风晴雪:……苏苏你真坚强,要是我的话,肯定伤心得不得了……

风晴雪:不记得也没有关系,大哥我自己去找好了,会找到的~

风晴雪:对了,你知道吗?你背的剑,我以前好像见过。

【百里屠苏转身,坚毅的脸上掩藏不住的震惊】

百里屠苏:……!!

风晴雪:是在大哥看过的一个卷轴里,上面画了好几把剑,其中之一和你的这把有些像,不过是好的,没断。

风晴雪:我就瞄了一眼,没看清楚名字,要是婆婆在,肯定能认出是不是同一把。

百里屠苏:你……

百里屠苏:究竟从何而来?所习心法师承何人?!

风晴雪:从哪里来……这我不能说,婆婆嘱咐过一定不可以说。

至于心法,是大哥教我的,是不是用这个心法就可以治你的病?像上回那样

风:风晴雪的可以克制焚寂煞气的心法来源于她大哥,也就是说,风广陌是很擅长这种克制心法的。如果百里屠苏的煞气是源于焚寂,而焚寂的力量源于太子长琴那半魂,那么欧阳少恭继承的更为凶煞而逃走的半魂,是否有类似煞气存在的可能呢?失去记忆的尹千觞,应该技艺未丢失,如果会幽都心法,那么是否曾经帮助欧阳少恭克制煞气呢?

4. 风晴雪:我也没什么朋友,可是婆婆和大哥对我都很好

5. 风晴雪:……忽然觉得和大哥有点像,明明很强,有时候却不会照顾自己……

风晴雪:好!我一定要多帮帮他,就算他不认识大哥也没关系。

6. 风晴雪【向瑾娘递出自己写的生辰八字】:这是我大哥的姓名和生辰八字,谢谢瑾娘大人!

 

【花满楼大厅等待过后】

风晴雪:我……可以找到哥哥吗?

瑾娘【望向欧阳少恭,欧阳少恭摇头示意】:姑娘此行——

瑾娘:……可惜……我并未卜出任何结果,占卜之术,也非事事皆有所得。

风晴雪【连忙摆手】:啊……没关系。

风晴雪【眨眼】:我们家乡的祭司也没能卜出凶吉,是我太心急,大哥都失踪好多年了,不可能一下子就……(这里有点奇怪啊,按说风广陌还活着但是法力绝对不比瑾娘差的祭司也占卜不出来结果……起码能卜算出是死是活吧。还是说这里暗示克己自律的风广陌已经被浪荡形骸的尹千觞取代了?)

欧阳少恭:晴雪莫要难过,或许过些时日再算,结果便会有所不同。

风晴雪:恩……(前面包括后面的一些对话可以看出来晴雪其实对大哥感情也挺深的(虽然我觉得对大哥口中外面的世界感情更深www

7. 大哥说过,心情不好的时候看一看星星,烦恼就全都丢开了。

8. 风晴雪:婆婆说过她很想亲眼看一看桃花呢,可惜……也不能带回去……

百里屠苏【扭头向风晴雪】:……你,和你婆婆很亲?

风晴雪【点头】:是啊,爹和娘在我出生百日后就过世了……婆婆一手把我和哥哥带大的,后来哥哥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很少呆在家里了,只剩下我们俩。

风晴雪:那时候我还很小,常常想念哥哥,只要一哭,婆婆就给我讲故事……到现在许多她讲过的我都记不清了……

风晴雪:七把剑的故事,也是婆婆告诉我的。

9. 苏苏,你说你带着的这个会不会是七把凶剑之一呢?以前大哥看的那张卷轴上好像也写着“凶剑邪煞”什么的……

风晴雪:不过,所有的剑不是都被封印了吗……?

10. 以前,我很羡慕大哥,偶尔他离开故乡,就能看到许多那边没有的东西,像是闪亮的星星、粉色的小花。如今我也见着了,才知道为什么大哥总是说这些都非常非常漂亮。

即使以后看不到了,回想起来,也会开心的。(想象一下如果晴雪是复述风广陌的话……啧啧啧说他在外面没有一段艳遇没有给晴雪找个嫂子我都不信呀)

11.百里屠苏:……星空四季,亘古不变,若是想看,离家出来便是。

风晴雪【闭目摇头】:苏苏,大哥说天上的星星就像人的命运,两颗星的轨迹可能永远都不会接近,也可能靠近之后就相互越离越远。(是否也是在暗示风广陌和少恭的关系呢?)

 

风晴雪:大家也是这样,从不认识到成为朋友,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分开呢?假如在一起的时候不好好看看彼此,说不定过后就永远看不到了。

百里屠苏:……伤春悲秋,无甚意思。

风晴雪【坐下】:也是啊,还没发生的事,我想那些干嘛呢?(这里有一点……晴雪的思考方式其实和她大嫂蛮像的嘛,以后精神污染也就容易了很多)

12.【安慰襄铃】找人本来就是件辛苦的事情,到现在我大哥也是一点音讯都没有……

风晴雪:可是千万别灰心~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到娘亲,我也会找到大哥的。(到目前为止也没见你怎么为这件事上心啊妹子,除了瑾娘那次以外……基本都是在跟团旅游)

 

13. 【风晴雪伸手,手掌上冒出蓝色火焰】

襄铃:这是什么?怎么会有火?

风晴雪:大哥教我玩儿的举火之术,想不到在这儿派上用场(然后二狗子就被放出来了》《)

14.【安陆初会尹千觞】风晴雪:啊!

风晴雪:大哥?!!

尹千觞:哟,这不是恩公?

尹千觞:哈哈,果真有缘千里来相会!

 

【风晴雪激动地上前一步】

风晴雪:……大哥?

尹千觞:……说我?“大哥”?

风晴雪:对啊,你……

尹千觞:……没印象啊。

尹千觞:我可不记得有这般年纪的妹子。

尹千觞:不过~仔细瞧瞧,小姑娘生得水灵,若要认我做个干哥哥,哈,倒也不是不可以。

风晴雪:……甘……哥哥?什么?甜的……?

尹千觞:说笑,说笑~恩公莫要当真。

风晴雪:……?

石源:你们认识这无赖?!那正好,替他把酒钱赔了!

百里屠苏:不认识。

尹千觞:恩公怎么见外了?

尹千觞:江都城赌坊外,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石开:你们到底——

风晴雪:我替他赔吧,要多少钱?

尹千觞:妹子心善!

尹千觞:哈哈,以后定会有好报,嫁个好人家!

百里屠苏:……

石源:你替他赔?

石源:那跟我来清点一下,三坛开封便是三坛的钱,四坛开封便是四坛的钱。

风晴雪:我去给钱,你先别走哦,要等我回来。(单纯的小妹子←w←)

尹千觞:好、好~妹子去吧。

石开:晦气!开场之前竟遭了贼!等下可要问问班主,今天这戏到底还演不演……

尹千觞:恩公大概是我贵人,每次遇到你都有好事,不错不错~

 

15,风晴雪:等一下!

风晴雪:你怎么说话不算数?明明讲好会等我的。

尹千觞:小姑娘有什么事啊?不会偷偷瞄见我拿了钱,便要把酒钱讨回去吧?

风晴雪:你……你叫什么名字?

尹千觞:尹千觞~醉饮千觞不知愁哇,哈哈!

风晴雪:尹……

风晴雪:真的不是大哥?

尹千觞:小姑娘,原来我和你大哥长得很像吗?你在找他?

尹千觞:可惜啊可惜,我没那福气!

尹千觞:要是有你这样的好姑娘作妹子,我也挺欢喜,最好天天帮忙把酒钱付了,哈哈!

尹千觞:不多说~买酒去!

百里屠苏:真的那么像你大哥?

风晴雪:可是……感觉又不太一样,大哥不会这样哈哈笑着讲话,也不会穿戴这样随意,更不会喝酒,在我们那儿,酒是祭祀时才用的。

风晴雪:其实,我也认不准,毕竟过了好多年,样貌会变……或许只是一个长得很像的人吧……

风晴雪:要真是大哥,又怎么会不认识我呢?

风晴雪:哎,不想了。

 

16. 红玉:那位尹公子,也要与我们一同探查自闲山庄?

百里屠苏:不必多加理会。

风晴雪:他去也挺好~毕竟长得那么像大哥,看着都开心。

 

17. 【千觞假装腹痛离开】风晴雪:……他……和大哥一点儿都不像……

18. 【回到安陆后千觞和少恭照面了】尹千觞:甚好甚好!

尹千觞:走这一遭,孩子救了,坏人宰了,有仇的报仇,没钱的捞钱……呵呵,划算得很、划算得很~

欧阳少恭:这位公子是……?【装得真像ww

方兰生【摆手】:什么公子,就是个路边硬扒上来的臭酒鬼,听说和晴雪的大哥长得挺像……

欧阳少恭:……【←w←迷之沉默,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小姑子get

 

19. 【众人离去,千觞与少恭仍在墓室中。】

 

尹千觞:啧,那女人长得是美,性子可不好对付……

尹千觞:还好来的路上已经顺手摸了几件宝贝,不然真亏大了……

欧阳少恭:算来应有两年未见,千觞果然风采依旧。

尹千觞:少恭就别笑话我了……

尹千觞:如何?那雷严没害着你什么吧?

欧阳少恭:一切安好,有劳千觞费心。

欧阳少恭:这一回还要多谢你,愿意跟在百里屠苏身边,实因此人对我至关重要……

尹千觞:客气什么?命都是你给的,还在乎这点跑腿事儿~

尹千觞:对了,要是以后你和百里屠苏……能不能尽量别牵连那姓风的小姑娘?

欧阳少恭:……哦?

欧阳少恭:千觞……莫非对她有意?

尹千觞:哪里、哪里,这不白喝人家的酒吗~小姑娘瞧着人挺好,像个妹妹似的,我……

欧阳少恭:……少恭明白,千觞放心。

尹千觞:哎,不提这个。

尹千觞:我说,真让寂桐就这么走了?

欧阳少恭:……千觞有何话讲?

尹千觞:以前我受伤那会儿,蒙她照顾,相处过一段日子,总觉得她不会真的对你不利……

欧阳少恭:……随她去吧。

欧阳少恭:毕竟这么多年在我身边,若是有朝一日想要再回来,我仍会令她安享晚年。

尹千觞:对了,雷严死前到底说了什么?

尹千觞:让你那样吃惊,可不多见。

欧阳少恭:……

欧阳少恭:……他告诉我,我最在乎的那个人还活着、没有死。

尹千觞:此话当真?!

欧阳少恭:真真假假,又有谁知?!

欧阳少恭:雷严诅咒我永远痛苦,永远寻不到那人!无非是想令我心中永无宁日!

欧阳少恭:罪当万死!!

 

【挥手间,青玉坛众人尸骨皆化为齑粉】

尹千觞:这……还真是挫骨扬灰。

尹千觞:诶,他又是何必?要去激你,死后连个全尸也不留。

欧阳少恭:走。

尹千觞:……玉横那邪恶之物,你真的会封而不用吧?

欧阳少恭:千觞还不信我?

 

20. 田不醉:还有三坛上好老酒,也是特意为你们备的~

尹千觞:那大婶果然是明白人!

尹千觞:嘿嘿,我的,全是我的!给我就好,他们不喝~

方兰生:切,不知道的还以为几年没喝上酒。

尹千觞:哎呀,是有好几年了!

尹千觞: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总听过吧?

尹千觞:先前忙活来忙活去,都没顾上,可想死我了~

方兰生:你、你这臭酒鬼……好好的《诗经》句子哪是被你拿来这样乱用……

欧阳少恭:好了,小兰,你最该早点歇下才是。

欧阳少恭:自从用了往生咒,面色便一直未见好转,应是消耗太甚。

方兰生:……呃……被你一说,确实还有些晕……

欧阳少恭:其他人也累了,都去客房歇息吧。

 

21. 百里屠苏:你,仍是继续寻找兄长?

风晴雪:嗯,哥哥的下落,一点头绪都没有……

风晴雪:有时候看着那个人,就会想,假如真的是大哥回来了该有多好~

风晴雪:嘻,那样的性子……要是大哥知道我把两个人放一起比,不晓得会不会生气呢。

 

22. 尹千觞:想不好怎么办?!太太太太伤脑筋了!

尹千觞:这尊金像看着就很值钱,可那块玉石也不错,到底选哪个呢?

尹千觞:实在是踏错一步、永不超生啊!!

尹千觞:亏了亏了!哪想到会有这样的好运气,早知道就多带几个大口袋!现在全身上下加起来,才塞下五六件……

尹千觞:唉,那边一整块紫晶也舍不下啊……通通都是心肝宝贝……

方兰生:我说臭酒鬼!别太过火!难不成你还想把整个宝库都搬回去?!

尹千觞:嘿嘿,放宽心,那样欺负夔牛兄弟的事情我可做不出来,就多拿几件而已~无伤大雅、无伤大雅。

方兰生:多拿……几件……而已……?

方兰生:亏你说的出口……

风晴雪:尹大哥,酒钱我会帮你出的,拿太多件东西,我觉得……不太好吧?

方兰生:尹尹尹尹大哥?!

 

23. 尹千觞:至于晴雪妹子,从始皇陵回来后,可不止一次请我喝酒,你们不晓得罢了~

尹千觞:如今啊,我都拿她当妹子看~妹子开口,总要卖她脸面的嘛。

风晴雪:谢谢尹大哥!

24. 尹千觞:晴雪妹子,陪我走趟酒馆可好?

风晴雪:好啊。

方兰生:你、你明明在夔牛那儿摸了好些东西,还想坑晴雪付酒钱?!

尹千觞:那些啊~怎么能直接丢去店里,还不得慢慢找个稳妥的当铺出手?

尹千觞:哎,一看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公子哥,不懂啊不懂~

方兰生:你!——

尹千觞:再说了~我愿意同晴雪妹子坐一会儿,聊上几句,别人管得了那么多?

风晴雪:兰生,没什么的,其实尹大哥这个人挺有意思。

 

25【舱内】

风晴雪:尹大哥,你有没有好一点?

尹千觞:感觉……呃,好多了。

尹千觞:唉,想我尹千觞,一世英名,竟会栽在晕船上,说出去丢人呐!以前只乘过江船,哪想到海船是这么回事……

风晴雪:向老板说有的人第一次出海是会晕船的,在船上待几天慢慢能好起来。

尹千觞:可恶……其他人一定玩得不亦乐乎吧?就我躺着……

风晴雪:昨天延枚说进了深海,有时候船会开到海面上去,苏苏他们都要负责仔细看有没有祖洲的线索,不过……还没找到什么。

风晴雪:他们还要跟我换着轮流照顾你,我想又不算很麻烦,我来就好了。

尹千觞:妹子英明啊!让那姓方的小子来看我,估计不够折寿的嘞!

风晴雪:尹大哥别这么说,兰生是很好的人——

尹千觞:我当然瞧得出来,我最会看人了,就像一眼看出妹子是一个心善的,哈哈!

尹千觞:妹子你老实讲,因为我长得像你大哥,俗话说爱屋及乌,你才对我这么好吧?

风晴雪:也不全是这样啊。

风晴雪:你长得像大哥,我才会特别留意,可后来都已经是一起旅行的同伴了,更应该彼此关照。

尹千觞:啧,真没看错,妹子果然是个好人!

尹千觞:那我再问一个事儿,你可别嫌唐突,我说……你是不是喜欢恩公纳?

风晴雪:哎?

尹千觞:就是喜欢……那个百里屠苏,男女之情的那种。

风晴雪:啊……【脸红】

风晴雪:……我……

尹千觞:诶,别不好意思嘛,又不笑话你。

风晴雪:我……

风晴雪:我不知道……怎么样叫作那种“喜欢”……

风晴雪:和大家在一起,我觉得很开心,可是和苏苏在一起,更是不一样的……有时不由自主就会想要去关心他,放不下……这……这就是喜欢吗?

风晴雪:苏苏……是个很特别的人。

风晴雪:虽然他不那么喜欢说话,看起来有些冷冰冰,其实他很好很好……

尹千觞:倘若有一天,你们分开了,妹子会很难过吧?

风晴雪:……分开?

风晴雪:我……没想那么远,没想过会一直和他在一起……

风晴雪:……

尹千觞:别不高兴了,尹大哥给你赔不是,等我不晕乎了,和你上甲板那儿看星星去。

尹千觞:怎么?又哪里说错?

风晴雪:大哥他……也很喜欢看星星的。

尹千觞:……他,为啥会离开?让你这样四处找。

风晴雪:大哥……当初有很重要的事去做,离家后再也没有消息了……

尹千觞:哦……

尹千觞:这样吧,算我俩投缘,在你找到哥哥之前,勉为其难把我看作你大哥好了!

风晴雪:当我大哥?真的?

尹千觞:再真不过,随时奉陪妹子闲扯吃饭喝酒,有人欺负你我给你撑腰,有啥心事都可以跟我讲~嘿嘿,不收钱的!

风晴雪:嘻,谢谢尹大哥。

26. 【众人看到蓬莱的幻象,驸马和公主的幻象小时,众人离去后】

风晴雪:尹大哥……?

尹千觞:没事、没事,我随便看看,这地方当真有趣得很~

 

27. 【又一次看见幻境的众人】【白衣驸马说了句“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风晴雪:……这两个人,感情真好呀。

红玉:……恩爱缱绻,确实叫人艳羡……

方兰生:这……也是幻境?

尹千觞:……【←←说实话我真不信他心里不吃味】

方兰生:不是说有人捣鬼吗?要我们看这些又能怎样——

 

【幻境消失】【尹千觞神助攻上线】【幽都出产保姆能打能扛能带路】

方兰生:消、消失了!果然全是幻影!

延枚:到底什么人?耍着我们好玩?!

方兰生:……就怕像上回自闲山庄那样,引人看到幻象,接下来就要害人……

襄铃:襄铃觉得……不是那样的,没有坏人的感觉……

尹千觞:哈,小妹妹讲的对!

尹千觞:依我看,我们不过是跌入了一个“忆念幻城”。

红玉:忆念幻城?却是何地?

方兰生:听都没听过……地名吗?你怎么知道的?

尹千觞:哎,这名儿嘛,仅是个说法,没特别指某处。

风晴雪:那尹大哥快讲讲,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呀?

尹千觞:嘿,妹子可晓得世上的东西多少都有些灵性?

尹千觞:别瞧着只是一棵树、一根草、一块石头,说不准哪一天也能得到飞升嘞,哈哈。

方兰生:……和那个城又有什么关系?

方兰生:你……你不会想说……我们看到的全是这些石头什么的记忆吧?

尹千觞:聪明!就这么回事~

尹千觞:人能记事,草木石头怎么就不行了?

尹千觞:这儿雷电大作,力量动荡肯定大得很,说不准破烂石头啥时候一被引出灵力,就会把它们以前见着的翻来覆去重现再重现~

 

尹千觞:要出去嘛,也不是不可能。

风晴雪:尹大哥你有办法?!

尹千觞:办法嘛,谈不上万无一失——

方兰生:切,还没说就以退为进……

红玉:猴儿勿闹,听尹公子讲完。

方兰生:哼……

尹千觞:哈,大伙儿别都盯着我,这样我心里可毛毛的……

尹千觞:我只不过是想,既然这儿时空间罅隙,力量扭曲得厉害,那往别处空间的出口八成在很不一样的地方啰。

尹千觞:天上打雷打那么凶,我们就专冲不怎么打雷的地方去,说不准能找到个啥~

方兰生:……啊?这鬼地方大得吓人,哪能一眼看出什么地方不打雷,还没到那我们早饿死路上了……

尹千觞:这个嘛……往东南面走吧。

方兰生:……为什么?凭什么?

尹千觞:呵呵,来时路上,用法术算过,去东面,有生机之象~

方兰生:生、生鸡?我还熟鸭嘞……

方兰生:认识这么久,大伙儿也算知根知底了,我说你那些江湖骗术就别拿出来了行不……现在是讲正经事。

尹千觞:非也、非也~再正经不过,此乃无上玄学奇门遁甲之术。

尹千觞:按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排盘,此去东边是为“伤门”,主破坏,寻常看来必有血光之灾,不过眼下不正是要找空间破坏之处吗?

尹千觞:置诸死地而后生呐,古人讲的话总有几分道理嘛~

 

风晴雪:我……我相信尹大哥。

尹千觞:嘿嘿,还是妹子最贴心~

尹千觞:放心,这么多人的小命,不拿来玩笑。

方兰生:……最好是这样,你可得有点良心……

百里屠苏:几分把握?

尹千觞:这……不好说啊,不过信我总没错,呵呵。

尹千觞:要走错了,大不了再走回来嘛。

方兰生:……你!还说不是玩笑?哪有那么多闲工夫跑来跑去!

尹千觞:可现在不也没其他法子?

【之后在幻境中晴雪也一直表现的很信任千觞的样子,俨然已经适应这样的兄妹关系】

 

28. 尹千觞:走了吧,赶早不赶迟~

尹千觞:恩公找仙芝,我找酿酒仙草,嘿嘿,一个都不落下!

风晴雪:尹大哥,你刚刚不是又有些晕船吗?已经好了?

尹千觞:唉,那点小事算啥,要不是在激流里晃得厉害了点……

尹千觞:总之找东西要紧、找东西要紧~

29. 尹千觞:也没那么美,诶,我的酿酒仙草呦……一路上瞪大了眼睛瞧,就是没见……

向天笑:呃,十全九美……

向天笑:也不错了!说不准这处没有,别处会有,千觞兄弟可别灰心!

风晴雪:尹大哥不要难过了,等回去,我多给你买些酒喝吧!

尹千觞:好、好啊!呵呵,还是妹子贴心!

 

30.【和百里屠苏谈及铁柱观之事时提及大哥,看得出对大哥感情的确很深】我不知道那样的苏苏会做出什么事来,有一瞬间,我甚至想也许会死吧,要是死了,就再也找不到哥哥,也见不到婆婆了……

可是,我更怕苏苏一个人被丢下以后要怎么办……

想到这些,好像也就没那么难受了。

小的时候,大哥常说我看起来爽直,其实最婆妈了,要真在意了什么,心里无论如何都是放不下的。

 

31.【兰生提议众人到自家做客】尹千觞:恩公,我看……我就不同你们一道了吧?

风晴雪:咦,尹大哥有别的事吗?

尹千觞:事情嘛,倒也没有……

风晴雪:没有就一起去吧,大家聚在一块儿也不容易,这么分开了,感觉好可惜哦……

 

32.【前方高能注意,哥哥和大嫂闹分手的节奏】

尹千觞:【转向少恭】……少恭,为何如此祸及他人?!

尹千觞:当初你只说对付百里屠苏,答应过我不会动风晴雪,玉横也一定封而不用!

百里屠苏:……!

风晴雪:……尹大哥……?

红玉:……你们……早已认识……

欧阳少恭:我做什么,不必一一与千觞明说吧?

欧阳少恭:难道千觞便没有任何事情隐瞒于我?

 

【大叔拿出长刀,不二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砍向少恭;少恭法术抵挡,毫不费力;大叔由于力量反弹,向后滑行;不顾自身安危,于道旁将众人送走;大叔心灰意冷的停了下来,蹲于道旁】

元勿:【上前】长老,要不要去追?

欧阳少恭:【上前,在大叔前】我……要动风晴雪,你心痛了?

欧阳少恭:呵呵,像个妹妹……何不说她就是你的妹妹?

欧阳少恭:千觞什么时候恢复的记忆?也未曾知会一声?太见外了。

尹千觞:…………

欧阳少恭:你要把人送走,我也不追,最多送他们一些小玩意儿。

欧阳少恭:好玩的东西~不必急于一时。

欧阳少恭:现在~我只想听你好好的说,说你究竟还隐瞒了多少事情,我的巫咸大人

 

风晴雪:尹大哥!

风晴雪:他、他把我们送了过来!自己却……

红玉:【拂袖】……妹妹莫急。

红玉:尹千觞看来与少恭原本相识,同我们在一起亦是居心叵测,此举……尚不知深浅。

风晴雪:尹大哥他……

方兰生:你还喊他“大哥”?!那家伙根本就是包藏祸心!背地里不知道出卖我们多少回了!

 

风晴雪:……苏苏、兰生……走吧……

风晴雪:虽然……我也很担心尹大哥……可是……

方兰生:担心那种人做什么!他和少恭……他们俩完全是一丘之貉!!

风晴雪:……

 

33. ……我娘本是住在人间,后来阴差阳错落入幽都……她……喜欢上了爹爹,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地界……

我同大哥,并不算完完全全的幽都人。【混血儿身份盖章】

 

34. 红玉:地界幽都……应当不是可以随意来去之地吧?

风晴雪:……确实……不能带外人过去……

风晴雪:可苏苏这样……

风晴雪:……在乌蒙灵谷看到女娲娘娘的石像,我更加觉得苏苏这把剑应该就是被娘娘封印的七剑之一,假如是和女娲族相关的事,或许能够求见娘娘……

百里屠苏:……!

方兰生:求见?!神……有那么容易见到?!

风晴雪:相传……女娲娘娘住在幽都的娲皇神殿里面,可是我不晓得有没有人亲眼见过她……或许神殿内的巫祝和灵女曾经见过吧……

风晴雪:大哥就是娲皇神殿十巫中的“巫咸”,不过,他回到家里是很少提这些事的……

 

35. 【巫姑出场放嘲讽】

 

【方兰生微抬双手,转过头询问晴雪】

方兰生:这、这谁啊?怎么一上来就这样不客气……

风晴雪:巫姑姐姐是娲皇神殿十巫之一。

方兰生:十巫……那不是和你大哥一样……【同事get】

 

风晴雪:巫姑姐姐

风晴雪:谢谢你,我知道,你是因为担心才会……

巫姑:之前往人界……未曾寻到你的兄长?

 

【风晴雪对着巫姑摇了摇头】

巫姑……既然数年杳无音信,想必寻人也并非易事,不可急于一时。

风晴雪:嗯……

 

风晴雪:巫姑姐姐和大哥同为十巫,他们俩是很要好的朋友,大哥失踪以后,巫姑姐姐非常难过的……我、我不敢告诉她关于尹大哥的事情,万一…………总之先别让她再操心了……

 

36.心怀信仰,即使孤独,也一定能忍耐吧。

我一直觉得……自己终究要走上和别人不同的路,当朋友亲人渐渐老去离世、化作尘土的时候,或许我还活着……

或许,当他们年纪大把了,早已经……把我忘记……

想到这些,心里还是会忍不住难过……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被留了下来……

大哥说……灵女永远都只能是别人命里的过客……

 

37.【晴雪向屠苏疑似告白】

……有什么遗憾不遗憾的,大哥说过,世上本来没有那么多两全的事情,要打定主意选了一边,就别再贪心另一边,不要回头,也不用后悔。【←这是在暗示和嫂子在一起就决定了不撞南墙不回头么【够】

风晴雪:我和大哥能够进入娲皇神庙侍奉女娲娘娘,这是爹爹生前的一个心愿,现在……虽然让他失望……

风晴雪:可我不会后悔,苏苏同其他事情……我、我想把苏苏放在最前面……

 

38.【韩休宁回忆】 

韩休宁:……村子结界消失的那一天,整年中唯一的一天……许多通晓法术与毒术之人忽然闯入,不由分说便开始屠杀,简直……像一场噩梦……

韩休宁:他们……应是谋划已久,只为夺取焚寂剑灵……

韩休宁:村人受女娲娘娘庇佑,血脉之中拥有灵力,然而大多数人并未修习法术,几乎与常人无异……拼死抵抗,亦难逃噩运……

韩休宁:……我与巫咸大人……甚至不能去冰炎洞外守护族人,只留下了其他巫祝……因为我们须得看守焚寂之剑……

风晴雪:……大哥……

韩休宁:那个时候,巫咸大人从幽都赶来乌蒙灵谷还没有多久,尚未来得及以女娲娘娘所赐法器增强封印之力……

韩休宁:……后来,果然有二人来到冰炎洞底……用铸魂石灵魂之力破坏封剑巨石,并且布下一个红色法阵……企图取走焚寂内的剑灵魂魄……

风晴雪:刚才……我们看见的那个红色法阵,就是血涂之阵?

韩休宁:……云溪……他担心我……偷偷跑来冰炎洞祭坛……

韩休宁:……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一刹那……我……眼睁睁看着……看着我的孩子被对方法术杀死……

韩休宁:……我……既伤心又焦急……焚寂剑灵眼看将被引走……

韩休宁:乌蒙灵谷世世代代镇守此剑,怎能坐视其落入歹人之手……哪怕全族尽毁,亦不可令别人夺得焚之力……

韩休宁:巫咸大人告诉我……血涂之阵乃是世上最诡异霸道的咒阵之一,昔日龙渊部族用作引魄移魂……

韩休宁:……于是……我萌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风晴雪:不会是……不会是……

韩休宁:……我恳请巫咸大人代为抵挡那二人一时半刻[s1] 【以一敌二】,自己则趁他们分神之际,反过来借用血涂之阵的力量,加上女娲族封印之术,将被引出的焚寂剑灵封入了我儿体内……

 

39. 红玉:雷云之海幻境之中,是……你和她……

欧阳少恭:那处幻境,千觞已告知于我,当真……不错。【←你们在青玉坛都说了些什么啊闹着分手呢还秀恩爱!主角觉得好心塞啊!】

 

40. 风晴雪:少恭你……怎么找到这儿的?尹大哥呢?

欧阳少恭:找人又有何难?

欧阳少恭:千觞早已在你们身上撒下无色无味的“冥蝶粉”,青玉坛自有方法追寻。

欧阳少恭:可你们当真玩心甚重,居然跑来地界,害得其他弟子也不便来此,我只好亲自现身请人了。

风晴雪:你还没告诉我,尹大哥呢?!

欧阳少恭:晴雪稍安毋躁,你若想问,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害你们至此,晴雪却仍然记挂,果然心地良善。

欧阳少恭:可惜此处并非谈话之所,不如换个地方,我再细细说与你听?

 

欧阳少恭:更可笑便是雷严那个蠢物!冰炎洞因承受不住血涂之阵而坍塌,乱石掩埋,他却只将你当作一具寻常尸体弃之不顾,甚至连废墟之下的焚寂断剑都未取出!

欧阳少恭:数日后,我在青玉坛由昏迷中醒来,即刻命弟子前去乌蒙灵谷找寻,人与剑皆不知所踪……

风晴雪:……那我大哥……

欧阳少恭:晴雪想问什么?

欧阳少恭:莫不是改了主意,要与我一同离开?

风晴雪:……

欧阳少恭:好姑娘,慢慢想,想个清楚明白。

欧阳少恭:今回,晴雪便先行一步,与我同去蓬莱。

 

【风晴雪双目紧闭,立到欧阳少恭身后。】

百里屠苏:晴雪?!!

红玉:晴雪妹妹为何……?!

欧阳少恭:呵呵,她是个好女孩,我曾赠她药丸作抑制体内瘴毒之用,此药另有他效,譬如~听从我极为简单之示意。服下一丸,药力即可持续一段时日。

方兰生:无耻!尽使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欧阳少恭:原本毋须这样,但晴雪却始终想不明白,不肯与我一同离去,无奈只得出此下策。

欧阳少恭:在我这儿,暂且做个听话的孩子也是不错。

百里屠苏:不许把晴雪带走!!

欧阳少恭:百里少侠莫要焦急,晴雪若是乖巧,我自然会好好待她。【大嫂要开始对小姑子的精神污染了!】

 

欧阳少恭:诸位去到蓬莱,我亦有所安排……令你们玩得尽兴,绝不怠慢~

欧阳少恭:眼下……便先回人间去吧,呵呵,应该有人会寻你们……

 

41. 百里屠苏:尹千觞!你怎会在此?!

尹千觞:趁着少恭离开青玉坛,从那里逃了出来……应该说,他原本也没打算留人。

 

尹千觞:……听红玉说,晴雪被少恭带往蓬莱,我跟你们一起去救她。

 

 

42.【前方高能X2】尹千觞:……少恭曾救我性命,我不过报答他的恩情。

尹千觞:当初受了嘱托,跟随百里屠苏……太子长琴、蓬莱国、巽芳……这些我却没有从少恭那里听过……只知道,他想自百里屠苏身上取回遗失的一半魂魄。

尹千觞:……哪里预料……他竟会做到这个地步……

方兰生:混帐!事后再来假惺惺有什么用?!

百里屠苏:你,究竟是否晴雪兄长?

尹千觞:……

方兰生:快说啊,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有什么好想?!

尹千觞:是或不是……有何重要?

尹千觞:……当日……在青玉坛醒来……身负重伤……脑中变得一片空白……

百里屠苏:……

尹千觞:少恭和雷严……似乎想从我这里问出些什么……我却半点也记不起来

尹千觞:……雷严恼怒,欲下杀手,被少恭所阻……少恭任我离开青玉坛,只让我自己想清楚……今后要怎样活下去……

方兰生:欧阳少恭他……?

尹千觞:……此后,漫无目的,遍访名山大川……发觉自己对这个人间,既感到陌生,又十分喜爱……

尹千觞:这般活着……悠闲惬意、沽酒而欢,无一不好……

尹千觞:最近几年,却渐渐……想起一些往事……

尹千觞:……幽都……十巫……乌蒙灵谷的女娲神像……

如今,我仅是尹千觞,浪迹天涯,无拘无束……

红玉:你不打算与晴雪妹妹相认?

尹千觞:呵,相认?

尹千觞:原本就没有什么兄妹,谈何相认?

方兰生:你!你不肯承认?!

方兰生:身为兄长,助纣为虐!现在晴雪被欧阳少恭抓走,你高兴了?!

尹千觞:…………

 

尹千觞:……那你希望如何?与晴雪相认?一开始便背离少恭?

尹千觞:呵呵……你告诉我,成为风广陌又能怎样?

尹千觞:回到娲皇神殿,一辈子待在布满瘴气、只有无尽黑暗的地下?阳光、草木、星辰……人间司空见惯之物对幽都人来说根本遥不可及……

尹千觞:百里屠苏,难道你幼时便不曾想过离开乌蒙灵谷?难道你不是宁可前去归墟,都不愿在天墉城中禁足一世?!

百里屠苏:……!

尹千觞:哼,凭什么女娲族就一定要接受这样的命运?一定得效忠神殿里那位高高在上的大神?

尹千觞:那些遗忘之事……并不需要再回想起来……

尹千觞:……我……宁可永远都只是尹千觞。

 

尹千觞:……少恭……打算以玉横邪力,将雷云之海中的蓬莱废墟,强行由空间裂缝拉入蓬莱国内予以重建,这样必会引发空间动荡撕裂,东海中掀起巨浪,船只尽毁,不久风雨海啸,城镇恐有大灾。【主角又一次觉得好心塞啊】

方兰生:这就是他说过的……让蓬莱故土重见天日?

尹千觞:虽然我曾帮助少恭对付百里屠苏,但也不愿看他如此倒行逆施,我……同你们一起前去蓬莱阻止他。

方兰生:你要跟着我们?

方兰生:不行!你这混账不可信!谁知道是不是又想耍什么阴谋诡计!

尹千觞:相信与否当然在你,但我已背叛少恭,没有回头之路,下次见面,他一样会毫不留情痛下杀手。

尹千觞:这时候还欺骗你们,对我没有半点好处。

 

43.【蓬莱,大嫂对小姑子的精神污染时间~开幕~】风晴雪:……这些……是……

欧阳少恭:在天灾之中死去的蓬莱人……以及……我累世的亲人、朋友、爱侣……仇人……

欧阳少恭:虽然许多坟冢为空……但只要我能记起之人,皆会替他们立一个墓碑……

风晴雪:……记起之人……

欧阳少恭:晴雪知道吗?

欧阳少恭:每一次渡魂俱是一次生死煎熬,即便最终存活下来……

欧阳少恭:……若至婴儿之体便罢,若稍年长些许,却不能立刻将新的身体操纵自如,哪怕微动手指,亦受万蚁噬身之痛……

欧阳少恭:……在能爬之前……只能躺……身旁无水无人,仍然唯有一死……

欧阳少恭:在能走之前……只能爬……爬得再慢,手脚再痛……也不可停下,否则……你将永远等不到站起行走的那一天……

风晴雪:……

欧阳少恭:……亦有些许记忆……会在渡魂时烟消云散……

欧阳少恭:牵挂之人、憎恶之人……皆有可能就此自你心中消逝……

欧阳少恭:时时恐惧着……有一天……自己会变成一个没有过去的人……

欧阳少恭:……为何活着、为何悲喜忧欢……曾经说的话、做过的事都已不复记忆……

风晴雪:……

欧阳少恭:……晴雪当真心地极好,即便是敌人也会给予同情……

风晴雪:我……

欧阳少恭:带你来此,便是想要亲眼一见,你……究竟会露出如何神色,惊惶、悲悯抑或厌恶……

欧阳少恭:总算……也没有令我失望。

风晴雪:……我……并不想知道你过去的那些是事情。

风晴雪:请你告诉我,尹大哥到底是不是……我的哥哥?

风晴雪:他……现在怎么样了?你把他……

欧阳少恭:兄妹情深,果然一直记挂。

欧阳少恭:虽然……晴雪不愿乖乖听话,逼我以药力将你带至蓬莱,但我依然不忍见晴雪如此焦急。

欧阳少恭:自可告知,尹千觞确是当日巫咸,如今亦是性命无虞,晴雪毋须担忧。

风晴雪:……大哥……

欧阳少恭:乌蒙灵谷冰炎洞坍塌之后,大巫祝身死,我与巫咸重伤,雷严将我二人一同带回青玉坛。

欧阳少恭:雷严以为,血涂之阵引魂全无效用,焚寂已毁,青玉坛若想得到更为强大的力量,须得另觅他法,去寻其余六把凶剑,便寄望于巫咸醒来之后,由他口中问出凶剑下落。

欧阳少恭:未曾料到,巫咸在血涂之阵力量冲击下……失却了记忆……

风晴雪:失却记忆?

风晴雪:所以……大哥才会不记得我吗?

欧阳少恭:呵,当时……他的确记忆全失,留之无用。

欧阳少恭:雷严本想将他杀死,却被我拦下。

欧阳少恭:晴雪是否在想,我何以会放过巫咸?

风晴雪:……

欧阳少恭:只因为我发现~他是一个极其有趣之人,比我见过的许多人都要来得有趣。

欧阳少恭:明明身为女娲的巫祝,心中却存有异于常人的黑暗与忿懑。

风晴雪:……你……你骗人!大哥怎么会……

欧阳少恭:晴雪何不先静静听我讲完?

欧阳少恭:也正是刹那之间,我……改变了主意。

欧阳少恭:将巫咸杀死,虽可报他坏我大事之仇,然而……倒不如亲眼一见~一位神圣高贵的巫祝渐渐堕为凡人,岂非更形美妙?

风晴雪:……堕为……凡人……

欧阳少恭:任其离开青玉坛自生自灭,将世上万物都摆在他的眼前,看他究竟如何自处。

欧阳少恭:呵呵,千觞却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饮酒作乐,放浪形骸,藐视礼法,必要之时极其心狠,亦不见仁慈之念。

欧阳少恭:果然……人,始终都是能改变的,无论贫富贵贱,你当下所看到的,或许有朝一日将变成另外一个模样……

风晴雪:……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在利用大哥?

欧阳少恭:晴雪此言差矣。

欧阳少恭:虽有些事不便与千觞言明,但也绝非利用于他。

欧阳少恭:我说过,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我将他看作真正的朋友,观月弄雪,赏花饮酒,与世间好友并无二致。

欧阳少恭:只是有些时候……一边与他闲聊,一边会想着,到底何时……他才能寻回记忆呢?

欧阳少恭:千觞感激我救他性命,但倘若有一天,感激忽然化作仇恨,那将是一件多么好玩的事情~

欧阳少恭:到那个时候,我……会杀了他。

欧阳少恭:因为~他已经不是我的朋友尹千觞,而是那个曾经坏我大事的巫咸。

欧阳少恭:可惜……我似乎仍然不够了解他……明明恢复了些许记忆,暗自护你,却欺瞒于我……

风晴雪:你是说……大哥想起来了?!

风晴雪:那……他为什么、为什么不和我相认呢?

欧阳少恭:此中原由,待见面之后,晴雪自行问他便是。

风晴雪:见面……

欧阳少恭:千觞从青玉坛逃了出去,想必会与百里屠苏一同来到此处,你们也即将兄妹重逢,可喜可贺。

欧阳少恭:他虽然骗我,却也无妨,待我把他变作焦冥,朋友也好,仇人也罢,都将~永留蓬莱。

欧阳少恭:晴雪,你也一样——

风晴雪:你……为什么要把大家都变成焦冥?!

欧阳少恭:傻女孩,因为这样才能得到永恒啊。

欧阳少恭:我也曾经……狂热地追求长生之法,但那些不过都是虚空,所有活物……终难逃一死……

欧阳少恭:……我……不再奢求那般缥缈之物……

欧阳少恭:无论爱过的、恨过的……将他们永远留在身边,作为我记忆的道标……这样便已足够。

风晴雪:……你……真是疯了……

欧阳少恭:疯?

欧阳少恭:或许吧……

欧阳少恭:上天罚我永世孤独,我偏要与命运去争上一争!让所有人都永远与我为伴!

欧阳少恭:不过……我可以将晴雪晚一些再变作焦冥。

欧阳少恭:你的性情……委实有些像她,不如……多陪我说上几句话。

风晴雪:……她……又是谁?

欧阳少恭:我的妻子,巽芳。

欧阳少恭:虽然你不是巽芳,但你同她一样……宽容善良,不会……将半魂之人目为异类……

欧阳少恭:正因如此,百里屠苏才会倾心于你吧?

风晴雪:……

欧阳少恭:晴雪莫要着急,很快你们便可重逢……

欧阳少恭:或者说,是最后一次相见了。

 

44.【暗云奔霄这里,尹千觞看到的是妹妹头少恭】

元勿:若非长老诚心相邀,诸位又如何能于蓬莱亲见此番盛景,阁下口出讳言,未免太过不该。

方兰生【伸手前指】:鬼鬼祟祟,又想耍什么花样?!

元勿:哦?除尹公子之外,何以多出一人?

巽芳:……

方兰生:问得正好!她是——

巽芳【扭头望向兰生】:等一下,我……

巽芳【转回头看向元勿】:……我……

百里屠苏:虽是事出有因同路而行,但不过一介弱质女子,并非为我等助阵之人。

元勿:……

元勿:此处离蓬莱宫殿已然不远,丹芷长老命我相候多时,给诸位送上一份略有意趣的薄礼,望能笑纳。

方兰生:什么意思?

元勿:暗云奔霄!

尹千觞:……

元勿:请务必~慢慢享用。

元勿:至于这个姑娘的事情,我自会向长老禀明——

 

【尹千觞突然出手】

元勿【双手交叠腹下,似有受伤神色】:……

元勿:……尹公子!……

元勿:……你……

 

【元勿倒地死去,镜头偏转露出身后的尹千觞】

方兰生【手指尹千觞】:你做什么?!

尹千觞:元勿乃少恭心腹,就此放过,恐节外生枝。

方兰生:……

 

【暗云奔霄张牙舞爪现身于一旁】

尹千觞:暗云奔霄是能够看破人之内心的怪物!请谨慎应对!

 

【众人与暗云奔霄一战,得胜】

红玉:……当真……是玩弄人心之物……

襄铃【怒目,双手握拳】:……太过分了……

襄铃【双手握拳在两肩前方,低头弓背】:就算、就算是变出来的……也一样会让人难过呀……

巽芳:……

方兰生【怒视前方】:反正快要到山上宫殿了!欧阳少恭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

 

45. 欧阳少恭:千觞仍然风采不减~离开青玉坛后像是潇洒依旧。

欧阳少恭【轻蔑笑】:元勿可令你玩得开心?

尹千觞【肃容】:……少恭,既然你要叙旧,何不看看谁与我们同来?

欧阳少恭:哦?莫非千觞还有令我惊喜之举?【感觉如果没有千觞提醒他根本没注意到公主也在嘛】

 

46. 【最终】

 

欧阳少恭:……巽芳……对不起……

欧阳少恭:……到最后……我还是……不能重建蓬莱……令你……过得开心幸福……

巽芳:……夫君……

巽芳:只要……是和你在一起……哪里都无所谓……

欧阳少恭:……

欧阳少恭:……这样……也……不错……

 

【百里屠苏忽然跌倒。】

风晴雪:苏苏!

红玉:……百里公子过于催动焚寂之威!加上少恭力量……已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百里屠苏【强按胸口站起身来】:……无妨。

百里屠苏:……都……快些离开……

百里屠苏:此处……承受不住焚寂之力……即将坍塌……

方兰生:……好,马上走!

红玉:公主……你……

巽芳:你们……走吧……

巽芳:我……要留在这儿陪着夫君……

巽芳:……静静地静静地待上一会儿……

 

【尹千觞默默走向欧阳少恭身边。】

风晴雪:大哥……?

风晴雪:大哥……我……

风晴雪:我已经知道是你了……

风晴雪:……跟我……回去幽都看看好不好……大家……都在等着你……

 

【尹千觞并不回答,风晴雪忍不住向他走去】

风晴雪:大哥?

 

【尹千觞转过身面对风晴雪,痞痞一笑,拇指拂过鼻下】

尹千觞:晴雪妹子,我看~你是弄错了吧?

尹千觞:像我这样的坏人,怎么会是你大哥?

风晴雪:大哥……你、你在说什么?少恭已经告诉我了……

尹千觞【肃容】:……尹千觞……不配有你这样的妹妹。

尹千觞:快走吧,但愿……你今后一生快乐,最重要是自己活得开心,不想做的事就不要去勉强。

风晴雪:……让我走……那你呢?

尹千觞:我……该去陪少恭最后一程。

风晴雪:……!

风晴雪:大哥,为什么……?!

尹千觞:……少恭……只是一个孤独的孩子……

尹千觞:百里屠苏……有他的师父、有你、有红玉……他比少恭幸运……还没有经历过不计其数的生离死别……

尹千觞:少恭……数千载的记忆延续……最后只剩下数千载的无边孤寂……令他变得既疯狂又贪婪……

风晴雪:……

尹千觞:……或许对很多人而言,少恭是个十恶不赦之徒……但是对我来说,他却是给了我……一次重生之人……

尹千觞:至少……在最后让我陪他一会儿……

风晴雪【伸手向尹千觞】:大哥!

尹千觞:这个尹大哥一个小小的心愿,妹子你不会阻止吧?

风晴雪:我……我……

尹千觞【转身离开晴雪身边】:走了、走了~幸好酒壶里还留了些酒。

 

【红玉缓缓走来】

风晴雪【哀伤地低下头】:哥哥……

红玉:……

红玉:晴雪妹妹……走吧……

 

【风晴雪轻轻地点了点头】

 

【火光之中,欧阳少恭与巽芳相依而眠,尹千觞自顾自在一般喝酒,蓬莱宫殿摇摇欲坠】

 [s1]以一敌二啊


评论

热度(9)

  1. 钩沉118·随便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